当前位置: 首页 » 产业资讯 » 家用电器 » 新闻聚焦 » 正文

长庆油田一月六漏 村民陷“靠补偿吃饭”怪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4-01  浏览次数:348
核心提示:泄漏原油初步估计在20方左右,造成大范围环境污染。 东方IC 资料此次事故初步判断系因管道老化腐蚀穿孔所致。 东方IC 资料此次事
test
 长庆油田一月六漏 村民陷“靠补偿吃饭”怪圈

泄漏原油初步估计在20方左右,造成大范围环境污染。 东方IC 资料

长庆油田一月六漏 村民陷“靠补偿吃饭”怪圈
此次事故初步判断系因管道老化腐蚀穿孔所致。 东方IC 资料

长庆油田一月六漏 村民陷“靠补偿吃饭”怪圈
此次事故初步判断系因管道老化腐蚀穿孔所致。 东方IC 资料

3月26日凌晨,中石油长庆油田位于陕西吴起县的石油管线又发漏油事故。这是该油田一月内连发的第6起事故。

长庆油田事故频发,屡以管线老化解释事故原因,遭到外界质疑。3月30日,吴起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闫军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调任吴起环保局两个多月,该县就发生9起漏油事故,其中长庆油田7起,工作“压力太大”。闫军认为,该油田事故频发,除客观原因外,其管理存在很大问题。

地处黄土高原的吴起县生态颇为脆弱,村民无稳定经济来源。闫军表示,高发的漏油事故污染环境,让当地村民陷入“靠污染补偿吃饭”的怪圈。

屡称“管线老化”

3月26日凌晨,在陕西吴起县吴起镇王园子村,长庆油田第九采油厂五谷城作业区输油管线发生漏油事故,近20方原油外泄。

破裂的管线埋在地下1.2米深处,钢材质、直径89毫米,总长约8公里,2012年前后投入使用,有8-15年使用寿命,但3年后即发生破裂。

3月27日,吴起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副大队长王磊告诉澎湃新闻,此次事故初步判断系因管道老化腐蚀穿孔所致。

不过,五谷城作业区党委书记王斌向澎湃新闻表示,此次发生事故的是一条新管线,导致管线破裂漏油的原因,除了石油本身具有腐蚀性,容易导致油管老化,还有自然气候原因,比如春季土层变化易导致油管破裂。另外,与钢管本身质量和铺设时的施工质量也有关系。

公开信息显示,中石油长庆油田在延安市辖区的输油管线因老化而发生的漏油事故早在2012年就已显现。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2012年4月,长庆油田在陕西安塞县、宜君县的输油管线相继发生原油泄漏事故,初步认定为管线老化所致。

2014年6月至8月,长庆油田在陕北又连发多起原油泄漏事故。当时中国经营报的报道称,长庆油田把管线老化作为事故频发的借口站不住脚。

2013年底,全国开展油气输送管道安全隐患专项排查整治,排查出油气输送管道安全隐患近3万处。2014年10月29日,国务院安委会又下发《关于深入开展油气输送管道隐患整治攻坚战的通知》,指出“破坏损害油气输送管道及其附属设施的现象仍然十分严重,管道周边乱建乱挖乱钻及老旧管道腐蚀问题非常突出,油气输送管道事故呈现多发势头”。

给环境监察大队长的“下马威”

作为在吴起县采油的央企,长庆油田在该县境内有长达数千公里的漫长石油管线。

吴起县位于黄土高原沟壑纵横的丘陵区,植被稀少,水资源匮乏,生态环境脆弱。频发的事故,无疑让当地原本脆弱不堪的生态雪上加霜。

闫军去年底调任吴起县环保局任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上任两个多月,该县就发生9起漏油事故,其中长庆油田7起,另一家油企延长石油2起。他坦言在吴起县工作“压力太大”,密布的输油管线给监管带来困难,特别是夏季汛期,让人更加担心。

闫军告诉澎湃新闻,2014年12月29日刚宣布了调令,自己还未到吴起县环保局上任,两天后,长庆油田在该县就发生原油泄漏事故。

“漏了100多方,幸好是冬天,油冻着不怎么流淌,造成了污染范围不大”,闫军说,那次事故中,长庆油田用了10几个小时才找到泄漏点,导致原油大量外泄,被环保局罚款10万元。他认为,频发的漏油事故,除客观原因外,长庆油田管理存在很大问题。

王斌解释称,输油管线配有压力检测设备,只要输油压力异常,工作人员即会切断输油并沿管线排查。不过,王斌表示,漏油事件发生后,只能等石油从土层渗出才能被发现。

闫军表示,环保部门将要求企业定期对输油管线进行排查检测,并将检测情况上报。

漏油污染区村民陷“靠赔偿吃饭”怪圈

漏油频发,也导致村民与污染企业的矛盾加剧,并因补偿问题拖延治污进展,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闫军称,由于事故善后补偿标准不一,长庆油田和周边村民之间,因补偿问题常剑拔弩张,村民阻挠企业清理油污,致使污染扩散,环保部门也很棘手。不过,吴起镇一刘姓村民表示,阻挠油厂清理污油只是“极个别人”,一般都是先清理,再谈赔偿。

闫军介绍,当地政府制定有事故后的补偿标准,比照拆迁补偿标准执行。但村民往往嫌太少不接受,补偿标准也越来越高。他称,该县生态脆弱,村民没有稳定收入,迫使村民“靠油吃饭”。

“村民很关心赔多少钱。”长五谷城作业区一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称,泄漏原油污染的荒坡、山沟归当地王园子村一户村民所有,目前企业还在与村民商谈补偿事宜。

 

 

吴起县铁边城镇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告诉澎湃新闻,陕西本地国企延长石油给的污染补偿要低很多,而长庆油田一起小的污染事故补偿可能过万元,大的事故数万元至十余万元不等。

据西安晚报报道,2014年7月26日,吴起县长庆油田采油八厂铁边城作业区发生原油泄漏事故,采油厂人员赶往现场准备清理污油时,遭到当地村民的阻挠。按照当地政府的补偿标准,采油厂将补偿金额从2000元涨至5000元,但当地村民当时要求的补偿金额是50万元。补偿谈不拢以致污油拖延了近一月才得到清理,污染范围遭雨水冲刷后进一步扩大。

 
 
[ 产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产业资讯
点击排行